临港新片区如何以“新”和“特”引领开放

?

如何使用“新”和“特殊”来引导原始名称:临港新区的开放

核心观点

临港新区不仅应成为具有强大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而且还应成为上海建设引人注目的全球城市规划转型和发展转型的示范区。

在规划过渡阶段,临港新区应实施“特殊政策单位规划”模式,以加强“总体规划”的空间指导和规划控制。它不仅实现了国家战略发展的要求,而且构建了具有多功能中心的群体型城市空间结构。

在发展转型水平上,临港新区要达到“底线约束,内涵发展,适应灵活”的标准,并率先实现发展模式转型的核心指标,特别是发展模式转型的核心指标。单位GDP(GDP)是建设用地的核心指标。使用面积(公顷/十亿元)低于全市平均水平。

专业社区是现代服务业集群的空间载体。在临港新区总体规划中,要重视一系列专业街区的建设和发展,在空间布局上规划专业街区和轨道站的规划,以有效促进现代服务业的聚集和提升。城市生活质量。

它既是经济特区,又是现代化的新城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确定临港新区的发展目标:到2035年,建设具有强大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形成更加成熟和成见的体系成果,并打造全球高端资源要素的核心分配。功能已经成为中国深入融入经济全球化的重要载体。

根据《总体方案》,临港新区不是封闭的工业园区,而是促进生产城市的一体化。有必要进一步将国际优质资本和经验的渠道拓宽到教育,医疗,文化,体育,公园建设和城市管理等公共服务领域,加强对新地区各种基础设施建设的管理,以及增强高质量的国际城市服务功能。 《关于促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高质量发展实施特殊支持政策的若干意见》的总体要求很明确:着眼于使新区成为在国际市场上更具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建设具有开放式创新,智能生态,生产与城市融合以及宜居性的现代化新城市和宜居性。因此,临港新区不仅应成为具有强大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而且还应成为上海建设引人注目的全球城市规划转型和发展转型的示范区。

根据《总体方案》,临港新区的规划区位于上海大冶河以南,金辉港以东,小洋山岛和浦东国际机场的南侧。按照“总体规划,分步实施”的原则,南汇新城,临港装备工业区,小洋山岛和浦东机场南侧将首先启动。根据这一规划范围,临港新区有两个空间定位概念:一个是面积为119.5平方公里的第一个创业区;第二个是总体规划面积,第四个约为850平方公里。这850平方公里(包括小洋山岛地区的18.3平方公里)占规划用地面积6,833平方公里的12.4%,覆盖上海黄金海岸东南端的浦东新区和奉贤区。从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政策优势和总体规划要求来看,临港新区具备成为“上海2035”规划转型和发展转型示范区的条件。

实施“特定政策单位规划”模型

在规划过渡阶段,临港新区应实施“特殊政策单位规划”模式,以加强“总体规划”的空间指导和规划控制。

国务院对《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的答复:优化城市空间布局。提升主城功能水平,提升新城综合功能,逐步形成“一主,两轴,四翼,多廊,多芯,多圈”的空间结构和城乡体系的“主要城市-新城市-新市镇农村”。 “上海2035”实现了计划的转变,形成了“网络化,多中心,群体式,集约化”的空间体系。整个城市分为三个单元规划层次:一个是主要的城市单元规划;第二个是城市单元规划。第二个是浦东新区和郊区的新市镇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新市镇总规则”);第三是具体的政策单位规划。这个三重系统的规划思想具有城市次区域规划的性质。

所谓的城市分区,是指突破城市行政区划的框架,遵循城市空间区位市场选择规则,以区位功能为基础的规划控制区。根据不同地区的资源end赋,发展特点,生态条件和社会环境,划分分区,规划分区功能,基础设施,产业体系,人口分布,社会商业体系等。土地利用规划改变了单中心圈发展的城市空间格局,构建了网络化,多中心,群体型,集约化的城市空间系统结构。

临港新区的总体规划涵盖浦东新区和奉贤区。规划区域包括上海五个新城市之一南汇新城。新区还肩负着自由贸易试验区国家战略的政策意图和发展目标。因此,适合作为独立的单元计划级别来实施特定的策略单元计划模型。特定政策单位规划是指突破城市行政区划的边界,依靠特定政策并以政策确定的区位功能和发展目标为规划基础的规划控制区和开发区,而不是规划区。既要满足国家战略发展的要求,又要建设多功能中心。群体型城市空间结构。

为实现高密度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

在发展转型水平上,临港新区要达到“底线约束,内涵发展,适应灵活”的标准,并率先实现发展模式转型的核心指标,特别是发展模式转型的核心指标。单位GDP(GDP)是建设用地的核心指标。使用面积(公顷/亿元)低于城市平均水平,为上海实现高密度可持续发展的新模式做出了贡献。底线约束是维持人口规模,土地资源,生态环境和安全保障底线;内涵发展是创新驱动,库存优化,城市质量提高,城乡区域协同。弹性适应是改善多情景规划策略,提高空间包容性,创新功能布局弹性模式,建立动态调整机制。

临港新区的核心是南汇新城。根据《上海2035》,嘉定,青浦,松江,奉贤,南汇等五个新城市应形成以新城市为主导的城市圈。从城市发展的角度看,南汇等新城市应着力加强人口聚集,完善市级公共服务设施,加强新城市高级文教设施的集聚和共享。提高服务业的能源水平,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形成区域性产业和就业核心,促进生产与城市一体化。加强主要城市与新城市,新城市与上海地区之间的公共交通联系。

临港新区应升级建设统一,标准化,枢纽型的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包括交通,通讯,能源,环保,防灾,公共卫生,公共安全,社会保障和其他系统,并起到公共投资导向的作用。性影响。公共基础设施连接城市的核心功能区,以最大程度地发挥群体型城市形态的作用并促进城市空间结构的优化。

计划开发专门的区块和轨道站

临港新区要特别注意轨道交通建设,在轨道交通16号线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轨道交通密度和快速换乘便利性。有效地提高了沿线地区的可达性,是城市空间的发展轴心。在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中,必须重视火车站潜力圈的有效发展,形成与火车站潜力相匹配的专业社区,提高城市能源水平。车站电势圈是指功能性区域,该区域以轨道交通车站为中心,半径约为500米,以方便步行。在临港新区和南汇新城的规划建设中,如果使火车站的潜力圈与新城,新城主导的城市圈和重要的工业功能区相匹配,那么新城市和城市圈的人口就可以迅速增长。聚集。国务院批准01030010要求合理开发利用城市地下空间资源,提高土地利用效率。临港新区的轨道交通规划建设应实现地下空间与地面三维空间的融合,率先在轨道交通线上建设``三维市区'',并介绍高端功能格式,包括国际商务,旅游,社区生活和科学技术服务。服务贸易,休闲商务等功能增强了收集高端元素和资源的能力。

专业社区是现代服务业集群的空间载体。在临港新区总体规划中,要重视一系列专业街区的建设和发展,在空间布局上规划专业街区和轨道站的规划,以有效促进现代服务业的聚集和提升。城市生活质量。

临港新片区是上海推进改革开放和创新发展的重要载体,是上海面向未来发展的重要战略空间,在上海推进全方位高水平开放、建设卓越的全球城市等重大战略任务中承担着特殊使命。

从自贸试验区建设目标考察,临港新片区要建成具有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从核心功能考察,临港新片区要集聚配置全球高端资源要素;从产业定位考察,临港新片区要建设具有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开放型产业体系,特别是建立以关键核心技术为突破口的前沿产业集群;从产城融合及城市发展考察,临港新片区要成为“上海2035”统筹城市空间体系调整、构造多功能中心的组团式城市空间结构和功能结构的一种示范模式,成为上海建设卓越全球城市规划转型和发展转型示范区。

作者赵晓雷(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