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民办中小学催生学费普涨,小学,初中一年5.6万元,高中10万元

  

  

  

  

  

  一直以来,公办学校实行免试就近入学,而民办学校可以通过面谈(试)、测评的方式提前选拔优秀生源,使得公办学校在生源方面处于劣势,进而直接影响教育质量,造成一些地方出现“公弱民强”的局面

  

  南京市民办中小学2019年秋季新生入学收费标准一览表。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每一年民办中小学的秋季招生和学费调整,都会引起社会和家长们的极大关注。进入民办学校,就是抢占优质教育。所以年年上涨的高昂学费,依然难以阻挡想方设法挤进民办学校的人。

  7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发布,明确规定民办学校“不得以面试、评测等名义选拔学生”,同时要求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纳入审批地统一管理,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

  《意见》出台后,一些地方开始进行整改。7月10日,宁夏银川教育局紧急发布通知,取消4所民办学校的“面谈”,实行电脑随机录取;7月11日,陕西宝鸡市教育局也紧急要求民办学校取消“面谈”。

  “如果各地对民办学校招生政策进行调整,民办学校将不再有跨片区招生、提前招生、掐尖招生的优势,未来的公、民办教育水平趋向均衡化后,民办学校将难以维持难进和高学费的现状。”有教育界人士称。

  不过法治周末记者调查后发现,从目前实际情况来看,民办学校的学费价格依然水涨船高,家长“苦不堪言”。

  “一路高歌”的民办学费

  经过审核、面谈和焦急地等待,周晓阳(化名)的孩子终于被南京市金陵中学河西分校录取了。高兴之余,一家人为本已高昂的学费又再次上涨显得有些焦虑。

  这次学费的上涨,应了前不久南京市民办中小学收费普涨的传言。

  自5月23日,南京市公布民办中小学最高限价后,社会公众开始担心,本已勉强承受的高昂学费,可能借此机会“就高涨价”,以最高限价标准收取学费。

  6月18日,金陵中学河西分校终于公布了学费收取标准,小学、初中、高中新生的收费标准均是南京市制定的最高限价。

  “按照金陵中学河西分校今年新的收费标准,我们每学期要多交元,一年就多交元,比去年高出了一倍多。”周晓阳认为这个学费上涨的幅度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

  据金陵中学河西分校官网公示,2019年秋季小学一年级学费元生.学期,减免杂费350元,实收元;2019年秋季初一年级学费元生.学期,减免杂费500元,实收元;2019年秋季高一学费:普通高中元生.学期,高中特色课程班元生.学期。

  上述学费均为南京市给该校定的最高限价。而该校在2018年实收的学费为:小学元,初中元,普通高中元,高中特色课程班(国际高中)元。

  法治周末记者查看了南京部分民办学校近日公布的2019年秋季入学收费标准,发现按最高限价标准收取学费的学校并非金陵中学河西分校一家。

  比如秦淮外国语学校也是按最高限价收取学费,小学元生.学期,初中元生.学期;南京实验国际学校(江北校区),小学元……所调价幅度高达80%以上,有的超出一倍,印证了社会上“就高涨价”的猜测。

  但另一个现实是,虽然民办学校学费上涨过快,但还是有不少家长削尖脑袋把小孩送进去。

  “民办学校被家长们看中,无非是对于升学率的看中。”一位教育界人士称,一直以来,公办学校实行免试就近入学,而民办学校可以通过面谈(试)、测评的方式提前选拔优秀生源,使得公办学校在生源方面处于劣势,进而直接影响教育质量,造成一些地方出现“公弱民强”的局面。

  近年来,虽然有学校取消了面试测评选拔生源的方式,但却保留了面谈,虽然说法不同,但在家长和学生心里仍有同等地位,换汤不换药。

  南京市民办学校不仅一直保留着面谈的“传统”,近年还在执行着20%摇号,80%自主招生的政策,且部分学校在5月初之前就启动招生工作,5月10日左右就开始组织学生面谈。

  针对民办中小学的招生问题,此次《意见》中明确要求,“推进义务教育学校免试就近入学全覆盖。严禁以各类考试、竞赛、培训成绩或证书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不得以面试、评测等名义选拔学生。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纳入审批地统一管理,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

  最高限价高于上年度标准

  民办学校收费高、涨价,已成为家长们诟病的话题,甚至有家长发出“开学日等于破产日”的感叹。

  “为进一步规范民办中小学收费行为,促进民办中小学健康可持续发展,满足家庭对教育多样化需求。”5月23日,南京市发改委和教育局召开调整民办中小学收费政策新闻发布会,并印发《关于调整我市民办中小学收费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调整民办中小学收费政策通知》)。

  根据《调整民办中小学收费政策通知》要求,南京市民办中小学学费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按照分类分档制定标准,收费标准分为2类(普通班和高中特色课程班)3档,每类每档制定最高收费标准。普通班,小学、初中:一档不超过2.8万元生.学期,二档不超过1.9万元生.学期,三档不超过1万元生.学期;高中:不超过3万元生.学期,高中特色课程班,不超过5万元生.学期。共涉及全市34所民办中小学,从今年秋季新生入学开始实施。

  此最高限价标准是如何出台的呢?发布会上虽没有具体阐明,但《调整民办中小学收费政策通知》中称,各民办学校根据学校实际情况提出分类分档收费标准申请,由南京市教育局会同市发改委根据各学校教学管理、社会认可度、收费规范、生源地经济状况、投诉举报等因素审核具体的分类分档收费标准,市发改委对收费标准进行备案。

  法治周末记者获悉,从今年3月开始,南京市发改委就开始会同市教育局酝酿对现行的民办中小学收费政策进行调整。

  虽然南京市发改委称,南京市民办中小学收费政策调整后,最高限价的收费标准低于杭州,与苏州持平,但因调整后的最高限价远高于2018年的学费标准,有的甚至高出一倍多,还是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躁动。

  “上个小学一年就要5.6万元,一个小学读下来光学费就得花30多万元,还不算其他费用,这太贵了。”一些家长感叹,现在真的是供不起孩子读书了。

  调整收费应听取社会公众意见

  在大家诟病南京市民办中小学收费太贵时,南京市发改委和教育局是否有权制定最高限价也遭到质疑。

  对此,南京市发改委办公室一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整个调价决策过程是市委市政府讨论决定的。

  南京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给出了同样的说法,并强调,调价是发改委主导的,具体情况我们不清楚,建议采访宣传部。

  法治周末记者根据南京市发改委建议发去采访函,但直至发稿时,仍未有回信。

  “根据价格法和江苏省2018年2月1日开始施行的《江苏省定价目录》规定,南京市发改委有权规定收费的最高限度。规定最高限价是实行政府指导价的常用方式,即由国家规定商品买卖的最高价格,允许企业向下浮动。”上述中国政法大学一位从事行政诉讼法的教授认为。

  但该教授强调,根据价格法的规定,调整政府指导价政策应当听取消费者、经营者和有关方面的意见。非营利性民办中小学实行政府指导价,有孩子即将上学升学或者未来几年有孩子要上学升学的家庭均是潜在的民办学校的消费者,该项政策对于民办中小学本身将产生直接影响,在对其收费标准政策进行调整时应当听取社会公众的意见。

  该教授还表示,如果(定价机构)能够依法决策、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无疑更能够消除社会的疑义,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同;如果能够遵循重大行政决策法定程序的规定,会有助于提升决策的正当性。

  今年,民办学校实行政府定价的,除了南京外,还有湖南省。

  7月初,湖南省发改委、省财政厅、省教育厅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民办学历教育收费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制定公参民办学校学费标准时,应当以办学成本为依据,综合考虑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市场需求、家长承受能力、财政补助水平、学校可持续发展等因素确定。同时依法履行定价成本监审或成本调查,听取社会意见,合法性审查,集体审议,作出价格决定并及时向社会公告等程序。并强调,在制定和调整公参民办学校学费标准时坚持公益性、收费标准与办学成本基本平衡、定价成本与公办学校基本平衡、收费标准与当地平均收费水平基本平衡。

  此外,湖南还要求实行市场调节价的民办学校在调整收费标准时,应充分征求学生及家长意见,并提前60天向学生及家长做好宣传解释工作。

  上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认为,对于一项与众多家庭孩子教育相关、直接影响民办中小学利益,社会关注度高、与群众切身利益相关的公共政策出台,属于重大行政决策事项,应当听取社会公众意见。

法治周末报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whgcjx.com/bdsu.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