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财主抢亲娶黄鼠狼!

   18:44:44 健康在于快乐

  民国九年,鲁西南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旱灾,百姓的吃穿成了天大的难题。那年初冬,刘家庄王老汉的老伴忍受不了饥寒,一命呜呼了。

  家徒四壁的王老汉根本买不起钱棺材,他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家里那张破炕席从土炕上揭下来,准备用这张炕席卷上老伴入土下葬。

  就在乡亲们抬起王老汉的老伴准备出殡时,庄上的刘财主大摇大摆地走来了。看看用炕席卷着的尸体,刘财主拦住了乡亲们说:“人死为尊,怎能如此下葬?去吧,到我的棺材铺抬一口棺材来吧。”

  看刘财主如此慷慨,王老汉和他十六岁的闺女扑通一声跪在了刘财主面前。

  王老汉刚为老伴烧完五期纸,刘财主的帐房先生上门讨账来了,他是来要棺材钱的。当时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上哪去弄棺材钱。

  见王老汉无力支付棺材钱,刘财主的帐房皮笑肉不笑地对王老汉说:“这样吧,你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干脆让你家大丫(王老汉闺女的名字)给刘财主做小吧,这样就不用你家还钱了,大丫也有吃有喝了。”

  听了刘财主帐房先生的话,王老汉跪在地上哽咽着说:“劳驾您替我求求刘财主,我家大丫还小,求他高抬贵手吧。等有了钱,我立马就还。” “那得哪天有钱啊?这样吧,给你三天时间,要么还钱,要么打发闺女出门子。”刘财主的帐房说完,扬长而去。

  这下可愁坏了王老汉,别说三天,就算三个月,他也没地方借这么一大笔钱啊。

  到了晚上,王老汉把一根绳子放在闺女面前,泣不成声地说:“闺女,爹没能耐,俺就先走一步了,你要是想你娘,就随爹一起去,我不想看着你去跳火坑。”大丫明白她爹的意思,她把绳子拴在门栓上说:“爹,闺女不能为你尽孝了,俺先走一步了。”大丫说完,就要往脖子上套绳子。就在这时,门外突然跑进一只黄皮子,这只黄皮子就是前年王老汉在自己鸡窝里放走的那只黄皮子。

  那只黄皮子突然开口说话了:“恩公,不要寻短见,俺来帮你们想办法。后天你让令女躲到亲戚家去,俺来替你闺女出嫁。”那只黄皮子说完,突然不见了踪影。

  王老汉半信半疑,提前一天他就把闺女送到了邻村的姐姐家。在忐忑不安中熬到了第三天,刚简单吃过早饭,刘家迎亲的花轿就来了。让乡亲们作证,写下了抵债文书,王老汉还没开口,刘财主的随从就把黄皮子变的那个大丫架上了刘家的花轿,那哪是来迎亲啊,简直是来抢亲了。

  当天天还没黑,刘财主就把下人和闹洞房的人轰出洞房说:“天不黑是不黑的啦,你们都去忙你们的吧,我要关门睡觉了。”

  也就过了一袋烟的功夫,刘财主慌慌张张从洞房里跑了出来,结结巴巴地吩咐下人说:“快、快摆香案,咱家冲撞黄大仙了。”

  摆上香案贡品,三叩九拜行了大礼,刘财主连夜把大丫送回了王老汉家,还送去了布匹米面。

  第二天,刘财主就病了,他家的下人也都看见了黄皮子在刘家大院里转来转去,十几个下人围追堵截,就是抓不着,有几个下人还撞的头破血流。

  

  三天后,刘财主突然死了,紧接着他家大院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狸精了,都说她是皮子精转世,是黄大仙。

  从此,刘家庄的地主和财主再也没人敢欺负王老汉父女了,庄上的乡亲们也都敬他家三分。

  民国九年,鲁西南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旱灾,百姓的吃穿成了天大的难题。那年初冬,刘家庄王老汉的老伴忍受不了饥寒,一命呜呼了。

  家徒四壁的王老汉根本买不起钱棺材,他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家里那张破炕席从土炕上揭下来,准备用这张炕席卷上老伴入土下葬。

  就在乡亲们抬起王老汉的老伴准备出殡时,庄上的刘财主大摇大摆地走来了。看看用炕席卷着的尸体,刘财主拦住了乡亲们说:“人死为尊,怎能如此下葬?去吧,到我的棺材铺抬一口棺材来吧。”

  看刘财主如此慷慨,王老汉和他十六岁的闺女扑通一声跪在了刘财主面前。

  王老汉刚为老伴烧完五期纸,刘财主的帐房先生上门讨账来了,他是来要棺材钱的。当时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上哪去弄棺材钱。

  见王老汉无力支付棺材钱,刘财主的帐房皮笑肉不笑地对王老汉说:“这样吧,你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干脆让你家大丫(王老汉闺女的名字)给刘财主做小吧,这样就不用你家还钱了,大丫也有吃有喝了。”

  听了刘财主帐房先生的话,王老汉跪在地上哽咽着说:“劳驾您替我求求刘财主,我家大丫还小,求他高抬贵手吧。等有了钱,我立马就还。” “那得哪天有钱啊?这样吧,给你三天时间,要么还钱,要么打发闺女出门子。”刘财主的帐房说完,扬长而去。

  这下可愁坏了王老汉,别说三天,就算三个月,他也没地方借这么一大笔钱啊。

  到了晚上,王老汉把一根绳子放在闺女面前,泣不成声地说:“闺女,爹没能耐,俺就先走一步了,你要是想你娘,就随爹一起去,我不想看着你去跳火坑。”大丫明白她爹的意思,她把绳子拴在门栓上说:“爹,闺女不能为你尽孝了,俺先走一步了。”大丫说完,就要往脖子上套绳子。就在这时,门外突然跑进一只黄皮子,这只黄皮子就是前年王老汉在自己鸡窝里放走的那只黄皮子。

  那只黄皮子突然开口说话了:“恩公,不要寻短见,俺来帮你们想办法。后天你让令女躲到亲戚家去,俺来替你闺女出嫁。”那只黄皮子说完,突然不见了踪影。

  王老汉半信半疑,提前一天他就把闺女送到了邻村的姐姐家。在忐忑不安中熬到了第三天,刚简单吃过早饭,刘家迎亲的花轿就来了。让乡亲们作证,写下了抵债文书,王老汉还没开口,刘财主的随从就把黄皮子变的那个大丫架上了刘家的花轿,那哪是来迎亲啊,简直是来抢亲了。

  当天天还没黑,刘财主就把下人和闹洞房的人轰出洞房说:“天不黑是不黑的啦,你们都去忙你们的吧,我要关门睡觉了。”

  也就过了一袋烟的功夫,刘财主慌慌张张从洞房里跑了出来,结结巴巴地吩咐下人说:“快、快摆香案,咱家冲撞黄大仙了。”

  摆上香案贡品,三叩九拜行了大礼,刘财主连夜把大丫送回了王老汉家,还送去了布匹米面。

  第二天,刘财主就病了,他家的下人也都看见了黄皮子在刘家大院里转来转去,十几个下人围追堵截,就是抓不着,有几个下人还撞的头破血流。

  

  三天后,刘财主突然死了,紧接着他家大院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狸精了,都说她是皮子精转世,是黄大仙。

  从此,刘家庄的地主和财主再也没人敢欺负王老汉父女了,庄上的乡亲们也都敬他家三分。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article.circuitodesbravador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