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迪智库|中美独角兽差距在哪

?

独角兽企业是反映一个国家创新实力的重要指标。 3月14日,CB Insight(硅谷智囊团)发布了独角兽公司名单,涵盖了软件服务,金融技术,汽车技术,电子商务,硬件等领域,以及全球326家新兴创业公司。通过研究,我们发现了一些具有规律性的特征,对于培育独角兽企业和提高我国产业创新能力具有重要的参考作用。

一,全球独角兽公司的发展趋势

在规模,数量,估值和融资金额方面均呈现快速增长。 2019年,全球共有326家公司,价值超过10亿美元。这些公司的总估值约为10,862.3亿美元,融资总额约为2,686.8亿美元。与2018年8月的名单相比,119家新公司已进入当前名单。可以看出,在全球经济整体低迷的情况下,独角兽公司仍然可以通过技术,平台和服务的创新实现卓越绩效。

从该领域的角度来看,软件服务,电子商务和金融技术是独角兽公司的三大集群。 2019年,软件服务,电子商务和金融技术领域的独角兽公司分别占25.2%,13.4%和9.5%,几乎占据了一半。同时,三大领域独角兽公司的总体估值分别为1526.9,1292.8和914.4亿美元,分别占14.1%,11.9%和8.4%,约占总数的1 //3。

深入分析发现,这些地区的大多数独角兽公司正在通过创建基于平台的经济来快速拓展业务。例如,软件服务领域的最高排名是美国的Infor,估值约为100亿美元。主要业务是为垂直细分市场提供端到端的业务云服务。排名最高的电子商务领域是美国的Airbnb,估值约为293亿美元,为游客和租赁房主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平台。

排名最高的金融科技部门是美国的Stripe,估值约为200亿美元,主要用于提供易于操作的跨平台支付解决方案。

从地区来看,美国占全国的一半,其次是中国。美国,中国,英国,印度和德国排名前五,占47.9%(156),27.9%(94,包括香港3),5.2%(17)和4.0%。 (13),2.6%(8),中国和美国占整个名单的70%以上。

估值方面,美国和中国独角兽公司的整体估值分别为5638.9和322.86亿,分别占总估值的51.9%和29.7%。其中,美国在生物技术,网络安全,数据分析等方面具有较强的优势,分别占各自领域独角兽公司总数的63.3%,71.4%和66.7%。可以看出,美国在数量和数量上领先于其他国家,而中国紧随其后,形成两个强大的两极。

第二,值得关注的几个问题

虽然中国独角兽公司的数量持续增加,但与美国的差距已经扩大。从麒麟公司总数来看,目前美国名单占47.9%,中国占27.9%。与2018年8月的独角兽名单相比,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比例增加了1个百分点,而中国的比例下降了约2个百分点。

从新的独角兽公司的数量来看,中国的新公司数量少于美国新公司。在2014 - 2017年,中国新增加的数量分别占美国新增加的22.7%,56.3%,61.1%和75.9%。在2019年的最新名单中,中国新麒麟企业的数量在美国下降到67.2%,中美麒麟公司数量的差距已经扩大。

中国独角兽公司的估值最高,但超级独角兽的数量远低于美国。从最高估值来看,中国排名第一的独角兽公司正在引领美国。中国最高价值的字节预计为750亿美元,其次是滴滴出行,估值为560亿美元。

美国估值最高的是优步,估值为720亿美元,其次是WeWork,估值为470亿美元。就平均估值而言,中国和美国独角兽公司的平均估值分别为35.5和36.1亿,英国和德国独角兽公司的平均估值分别为24.1和21.2亿。

新闻,滴滴,比安,大江)。中美麒麟企业的平均估值相对接近,并且明显高于其他国家,但就超级独角兽企业的数量而言,美国遥遥领先。

中国在硬件和汽车技术方面占据主导地位,但在美国缺乏技术领先的公司。总体而言,中国在硬件和汽车技术方面占据主导地位,而美国在电子商务,生物技术,网络安全和数据分析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在硬件和汽车技术领域,中国有14家独角兽公司(小鹏,游侠,地平线等),占这两个领域的56%。与此同时,中国在这两个领域的总估值为512亿美元,是美国的3.4倍。但是,从企业核心竞争力的角度来看,大多数美国独角兽都是B2B企业,而且有很多技术创新驱动的硬技术企业,产业分布广泛,开花较多。

相对而言,中国大多数独角兽公司都是最终用户公司,专注于应用和商业模式创新。例如,在生物健康领域,美国Samumed和Roivant Sciences等行业基准专门致力于最新生物医学的开发,而同一领域的中国丁香花园和碳云智能则以他们在“互联网+医疗”商业模式上的创新。

三,启示和建议

中国与美国在数量,质量,核心竞争力和产业分布方面与美国的距离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美之间的差距。要培养独角兽公司,我们需要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强大的优势,增强技术创新的硬实力。技术创新是麒麟企业占领市场的重要保证。未来,中国应继续加强商业模式创新的推动,出口更多中国标准。同时,还应鼓励企业结合自身特点,建立技术创新导向,重视培育技术创新能力。硬技术独角兽构建了一个创新系统,深度整合,互补和创新元素的匹配。

在融资,上市和其他相关政策方面,更多支持技术创新驱动的独角兽公司。例如,可以采用公私合作模式来丰富多种形式的资本投资,试点项目将促进独角兽企业开展颠覆性创新,强化竞争核心,不断涌现出更好的技术和产品,提升行业估值空间和核心竞争力。

重新培育和关注麒麟企业成长梯队的建设。强劲的内生增长动力和充足的资本供应为麒麟公司的快速增长提供了良好的机遇。未来几年,中国的麒麟企业将继续保持快速发展。注重产业布局的平衡,注重后续梯队的培育,不要“拥抱”追逐现有的独角兽企业。

一方面,重点培育“潜在”独角兽企业,鼓励创新型企业利用市场警惕,快速识别行业差距,填补相关领域空白。另一方面,它为新兴科技公司创造了良好的支撑环境,解决了中国新兴科技公司的资金,基础设施和销售渠道问题,避免了资本对潜在企业的绑架。引导企业创造供应,降低价格,实现颠覆性创新,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独角兽企业。

(作者侯雪,吕平,魏强,CCID研究所研究员。)